大家有沒有覺得, 在現今的社會中越來越難獨善其身?

你不必有錢, 不必出名, 更不必與人結怨

卻仍可能惹來殺身之禍

隨機殺人

缺乏一般犯罪人的動機

而動機, 是法官在裁量犯罪刑罰的標準

是過失還是故意

為什麼精神病患可以減刑?

因為他缺乏一般大眾可以理解的犯罪動機

而刑罰對這樣的人來說完全沒有警戒的作用

就像瘋狗咬人

將一隻瘋狗殺了也無法避免其他瘋狗衝上來

 

禮拜一發生的凶殺案

讓每個媽媽都心碎了

說實話即便我的結論和受害媽媽一樣

認為要從家庭從教育開始改變

但我絕對無法在第一時間說出這樣的話

憤怒和傷痛一定蓋過任何理性思考

然而就算再怎麼怒罵 甚至打死兇手

孩子終究回不來了

 

如果說發生這樣的事情和廢死有因果關係

那不用說一定大家都反對廢死

問題是, 台灣沒有廢死啊!

我的立場不是廢死或反廢死

而是覺得這個議題和現在發生的事根本沒有直接相關

看到有人在事發後不明的寫著 "反廢死的我看到一個打一個" "反廢死的通通滾出來"

請問這樣跟隨機殺人犯有甚麼不一樣?

更者, 我實在不願看到這件事因為民眾的情緒將之與廢死議題串連

而讓政府便宜行事 不去檢討背後隱藏的社會問題

廢死或不廢死的討論 不需要花費甚麼資本

但是教育 貧富不均 社會正義的改變

是需要耗費極龐大的資本和時間

 

曾經, 我也覺得連坐法是個不錯的主意

自己的孩子沒管好怪誰?

但是, 如果去看犯罪者的家庭背景分析

絕大部分都是來自經濟弱勢的家庭

如果不是經濟弱勢, 也是家庭失能, 單親或隔代教養

就連精神病患也有九成是後天環境造成

以經濟弱勢家庭來說, 父母親應該都是從事出賣勞力又工時長的工作

於是陪伴在孩子身邊的時間就相對少

我們的政府並沒有提供甚麼育兒資源給這樣經濟條件的家庭

就連免費的親職教養課程也很少

甚至 還容許大財團壓榨人民 

靠不義之財發財 vs 小市民苦哈哈

是啊, 怪誰啊? 政府最該抓來連坐!!

 

雖然知道政府該負最大的責任

但是我們能做甚麼?

顯然管好自己的孩子也只能確保他不去害人

但怎麼防止被害呢?

從關懷弱勢家庭開始吧!

這是一條很長的路, 卻也是挽救邊緣生命這樣重要的事

我自己藉由基督教芥菜種會認養了三個孩童

都是來自偏鄉的失能家庭

有時間也給他們寫寫信鼓勵他們

芥菜種會的社工會定時關心他們 給他們上課

比起捐贈物資 金錢

實際付出關心和時間難的多

也更有幫助

畢竟孩子就是需要愛和陪伴

所以比起那些社工, 我這種每個月轉個帳過去實在渺小的不足道

但能怎麼辦, 我就是住這麼遠, 又有個沒上學的幼兒

如果有人能代勞幫我照顧那些認養的孩童

而我也確實相信這些人是有愛心 有付出關心的

那我們就各司其職 各自在自己的份上努力

 

我自己在的竹北長老教會也有一個類似的機構

叫做"新竹縣觸愛關懷協會"

他們召集了竹北市的國中小弱勢家庭的學生

開設陪讀班 讓這些下課回到家看不到親人的孩子

可以直接下課後來教會

教會還安排了老師每天教導功課

這些接送(從學校下課接過來教會), 上課, 點心 是完全免費的!

靠的經費就是來自教友的捐獻

我曾經想說以我之前當了多年的化學家教. 加上英文也還不錯

應該偶爾可以幫忙去上課吧?

沒想到牧師娘卻說 他們需要的是長期能陪在孩子身邊

是要能與孩子建立信任關係的人

所以不太需要偶爾才出現代課的老師

聽了我好感動 (可見他們真的很認真的關心這群孩子)

而這些孩子也是牧師娘和教會同工一個家庭一個家庭去做訪問

資格符合需要幫助的弱勢家庭才收入陪讀班

不只照料他們的課業, 也關心他們的生活

我上個周末晚上九點去找牧師還找不到

因為又外出拜訪某個生病的教友

我時常想, 牧師要將這麼多人的憂愁都扛在肩上

要不是有耶穌的教誨 聖靈的感動和同在

怎麼背負的了這麼多事

 

雖說陪讀班是一條很漫長的路

就如同養育孩子 需要每天不斷的用愛澆灌

但如果能拯救一個未來可能的邊緣人

自利的觀點是保護自己

當這個世界更美好 大家過得更好

so will you

 

如果你一直想藉著機會幫助這些孩子

你可以選擇信任的機構或協會

或者像我一樣固定捐獻"新竹縣觸愛關懷協會"

我原本只是自己默默捐獻

並沒有想宣傳教會的這個協會

雖然我真的覺得用愛深耕這些孩子是非常偉大的使命

只是週一的事太令人震撼

如果大家想不到該怎麼從己改善這個環境

或許就從拉回一個可能的邊緣人開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陳雪拉 的頭像
陳雪拉

遊歷人生 記錄感動

陳雪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