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習慣趴睡

睡著時嘴邊的床單總濕濡一塊

看著他睡覺是種甜蜜

 

幾個禮拜前

自己開家醫科診所的姨丈打電話來問我Yoyo的病況

他說剛好要開同學會

想要幫我打聽一下

我仔細的重頭敘述Yoyo出生不到一天坐救護車送長庚住院

月子間再度住院

之後台北台大 台北馬偕 林口長庚 新竹馬偕 高雄榮總 就醫的情形

語畢

姨丈沉默了一下

突然說 "妹妹, 你辛苦了"

不知怎麼的 我竟也心酸起來

 

回想 初時的驚訝 否認 逃避 

到現實逼得我們去四處投醫詢問

中間歷經幾次只是小感冒卻因為總裁的貧血必須住院

短暫哭泣便昏厥 明明會走卻因為血紅素低只能用爬的

我們跟著他的成長學習如何照護他

依著幾次嚇人的經驗更加處變不驚

最後 在醫師的建議下 決定走上移植一路

然後峰迴路轉 他的血紅素自己躍升

我喜極而泣 以為這是苦難的盡頭

而後 在感冒發燒下 血紅素又掉下來

失望 灰心 剛信主的我覺得一切像是一場太快清醒的美夢

這段時間 我的信心其實是很薄弱的

以為已經結束了長期無際的旅程 卻發現靠岸的不過是個會沉下去的浮板

 

曾經 在總裁預定要移植的前兩週

我迫切的懇求主 去除我的恐懼 讓我成為總裁的力量和依靠

我睡不著 看著總裁的睡臉 倒數著這是最後第幾個夜晚

我絕望 人生的不確定性竟然只在幾週之間 四周滿是迷霧 連自己的手都看不見

我禱告 非常迫切 因為那是我唯一能做的

然後 神奇的事就發生了

在總裁的血紅素上升後 

我的禱告內容從"求主給我信心力量和平安" 貪婪的變成 "求主完全的醫治Yoyo"

每天每天的禱告

但4週後 或許因為感冒 也或許神蹟消失 那天Yoyo輸血了

在教會群組的Line當中 弟兄姊妹們怕我剛信的意志受到打擊

紛紛安慰我

醫師對於Yoyo移植前那次奇妙的血紅素值的想法是: "你們是不是帶他去那裏偷輸血?"

換言之 那究竟是神的旨意 又或 只是偶然

連我也迷惑了

如果是神的旨意 為什麼祂不繼續醫治Yoyo呢?

難道祂沒聽到我的渴求? 難道祂不紀念我這一路的辛苦?

我並沒有怨懟 但疑惑充斥我的心

我每天查經 但是我覺得聖經的內容離我很遠

可能我屬靈太低 念到很多章節都覺得只抓到皮毛

我不懂 約伯怎能在失去所有後 還對主說 "我從前風聞有你, 現在親眼看見你"

他的信心是那裏來的?

牧師要我牢牢的抓緊神

但我越禱告請祂醫治Yoyo 我就越害怕一切只是妄求

 

我的信仰之路很奇妙

在成為慕道之友十年後

才因為Yoyo的病真正的成為基督徒

在慕道之友的時候

神的話對我只是警醒 是一個生活格言

要愛人 要奉獻 要無私

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但成為基督徒後

加入了兩個不一樣的元素

愛 與 盼望

愛神 因為神在你愛祂之前就已經愛你 認識你了

你必須信 信祂的存在

然後你才能從跟祂的交通(禱告)中得到平安和力量

我信 但我知道我的信心不夠

就像我不確定這所有的一切為何發生在我身上

孕前所有的檢驗都過關 兩家人的遺傳基因也沒有問題

當所有科學能解釋的都變得不能解釋

我只能相信這是神要給我的試煉

曾經 我懷疑為甚麼是我?

但當我經歷這幾年帶著Yoyo出入醫院

看到這麼多無助的病童

看到肉體上的脆弱

讓我不自覺想去親近神

因祂了解我所經歷的

原來 我所有的幸福都不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肉體是那麼脆弱

人與人的關係隨時都可能脫離

試著問問自己 如果少了週邊的人

你 還會感到幸福嗎?

如果少了心靈的寄託和力量

就像少了盔甲的戰士

當敵人來襲時隨時可能倒下

當然 我還是很愛我的家人

但不同的是 在認識主之後 我更珍惜與家人的關係和相處

 

然後是 盼望

基督徒形容在天堂的日子是永生的喜樂

再也不受肉體上的折磨與分離

所以上天堂的日子是每個基督徒的盼望

但根據聖經 並不是每個基督徒都能上天堂

但每個基督徒都必須接受神的審判

在那一天來臨時你在世上做的每一件事 說的每一句話

都會變成呈堂證物

我的盼望是 家人離開世間後還能相見

所以即使我們無法上天堂

至少我們都會在同一個地方接受審判

靈魂還有機會相見

 

後來我慢慢想通了

既然信主 就要完全交托

當然還是祈求祂能醫治Yoyo

但相信祂對Yoyo也有最好的安排

人能夠做的我們仍就會去做

但成不成就還是看神的旨意

我們能做的就是準備好自己的盔甲

因為每個人都是孤獨的走人生的路

有一天我們都必須體會生離死別的痛

在信主前 我是個很容易羨慕別人的人

我想我可能也是別人眼中欣羨的對象

但我看不見自己所擁有的

或者說 我覺得我擁有的永遠不能滿足我

但信主後 我最大最大的改變

是覺得自己無比的幸福與幸運

我不再羨慕別人

當然 我在路上看到和Yoyo差不多年紀的孩子露出紅潤的雙頰都會不自覺一直盯著看

但那不再是一種"可惜那不是我的"的遺憾

更多的是祝福的眼光

因為看到幸福 所以更珍惜

因為感受到愛 所以更想回饋

我想這就是主對我最大的拯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陳雪拉 的頭像
陳雪拉

遊歷人生 記錄感動

陳雪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